• | EN
    您現在所在位置: 首頁 > 行業新聞 > 詳細內容

    公司新聞

    解碼:半導體制造,我們亞洲是怎么打敗美國的?

    發布日期:2022-06-22

    2021年5月,時任韓國總統的文在寅結束了為期五天的美國訪問,走出白宮趕往亞他蘭大的那一刻,難掩內心喜悅的他登陸社交網站,迫不及待地分享了自己的心情——“這是我經歷的最好的出訪,成果簡直超出預期!”

    芯片換疫苗的故事,自此開始。

    文在寅那邊,承諾向美國提供390億美元的戰略投資,光是三星向新芯片工廠砸下的170億美元,就占這筆投資的一半。拜登那邊,則同意與韓國就新冠疫苗的供應和研發建立伙伴關系,幫助文在寅政府在疫苗供應上筑造更牢固的壓艙石。

    轉眼,一年過去了。

    2022年5月,拜登正式出訪亞洲。有意思的是,他這次打破了“先日后韓”的傳統順序,當私人飛機剛抵達駐韓美軍空軍基地,拜登隨即趕往三星位于京畿道平澤的半導體工廠。在那里,韓國總統尹錫悅已在工廠正門“恭候多時”。

    來自芯片的壓力依舊盤旋在拜登頭頂,“睡王”總統之所以不按常理出牌,最先參觀韓國三星的芯片制造基地,也是考慮到芯片供應已成為白宮當下的關鍵事項之首。實際上,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,白宮已將芯片產業提升到“戰時警戒”的歷史高度。

    自上任以來,拜登也不斷推出新的法案和預算,試圖實現美國半導體制造業的復興。無論是老牌芯片巨頭英特爾的革新與轉型,還是IBM迫不及待地祭出2nm制程工藝的最新“撒手锏”,本質上都是美國在芯片行業努力反擊的幾個切片。


    01

    落伍亞洲的AB面

    “我們遠未走出困境!

    一個月前,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(Gina Raimondo)曾在推特上警告,美國的半導體供應鏈依舊非常脆弱,且這樣的焦慮還將在在未來幾年持續下去。她還預測稱,全球半導體短缺可能延續至2023年,甚至更久,一些美國公司或將因芯片走向停產或裁員。

    2021年至今,“芯片法案”一直是擺在雷蒙多眼前最緊要的任務,拜登政府希望通過這項法案,啟動一項高達520億美元的激勵計劃,以此振興美國的芯片制造。最終目的,是實現半導體產業的復興,并逐漸形成對中國芯片產業鏈的打壓,而拜登過去一年的多項國際舉措,確實是在明里暗里劍指中國。

    現實很骨感。

    根據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(SIA)2021年的一份報告,美國想要徹底轉向自給自足的半導體供應鏈,可能需要花費十年的時間修筑護城河,且累計投資甚至要高達1萬億美元。產業層面的反擊,美國確實沒有太多時間了,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世界上有40%的半導體是在美國生產制造的,但現在已下滑至12%。

    “我們等待的每一天,都有可能是落伍的每一天!泵鎸喼捃妶F咄咄逼人的攻勢,上下承壓的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是最焦慮的。美國是半導體行業的起源地,曾經也是半導體領域的先驅者,這些年的霸主地位卻逐漸被亞洲軍團反超,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難,想要奪回失去的半壁江山,更是難上加難。

    2020年,美國累計對外進口了約941億美元的芯片,與2019年的數據相比卻猛增了20%,制造業回遷迫在眉睫。特別是在晶圓代工領域,臺積電和三星已攬下全球高達70%的市場份額,臺積電更是以54%的市占率坐穩半導體公司市值榜首,業務訂單可謂一騎絕塵,營收數據在業界難逢敵手。

    這里,也想給讀者們提個醒。

    雖然美國在晶圓制造方面目前落后于亞洲,但晶圓制造只是整個芯片產業鏈的關鍵環節之一。芯片設備、芯片材料以及EDA/IP都屬于半導體的底層技術,作為產業價值鏈上的“命門”,美國一直不落下風。

    作為芯片設計最上游、也是最高端的價值細分,EDA(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,電子自動化設計)和IP(Intellectual Property Core)目前是我國芯片最為薄弱的環節,但卻是美國的優勢所在,后者以高達70%的市占率牢牢占據主導地位。EDA領域的三家領頭羊公司,新思科技、Cadence和此前被西門子收購的Mentor都屬于美國陣營。

    半導體生產的整個過程,其實涉及超過50種不同類型的測試與制造設備,特別是讓很多國家“卡脖子”的光刻工具,直接決定了芯片的先進程度,堪稱多領域頂級技術的集合體。在半導體設備領域,美國的市場份額一直穩定在40%以上,但中國卻只能在5%左右徘徊。

    02

    非一日之寒

    美國商務部曾發布了一份關于半導體供應鏈的調查報告,150家參與調研的公司涵蓋了目前美國所有的主要芯片制造商。報告指出,美國的半導體整體庫存已經從2019年的40天下降到2021年的不到5天,2022年的情況則更嚴峻。

    “我們不能再等了!

    拜登自己其實十分清楚,在白宮試圖解決芯片短缺造成的政治和經濟難題時,同樣也面臨著一個不爭的現實:芯慌,目前沒有立即解決的辦法,一系列努力的結果需要數年時間才能顯現,那些砸下去的錢,對短期內解決供應危機其實毫無幫助。

    昔日的霸主已盡顯疲態,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芯片生產目前在亞洲高度集中,回頭看,這其實是多年醞釀的老問題。

    半導體芯片主要有三類運作模式。

    第一類是IDM(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),可以集芯片設計、芯片制造、芯片封裝和測試等多個產業鏈環節于一身,以三星、英特爾德國企業為代表;第二類是Fabless,只負責芯片的電路設計與銷售,將生產、測試、封裝等環節外包,以聯發科、博通為代表;第三類是Foundry(代工廠),只負責制造、封裝或測試的其中一個環節,最典型的是臺積電和聯華電子。

    英特爾是IDM模式的擁躉,自成一體,擁有包括設計、制造、封裝以及銷售在內的完整產業鏈,幾乎所有產業鏈的制造環節都能拽在手里自己干。作為美國制造業的一顆明珠、乃至二十世紀美國資本神話的關鍵組成部分,輝煌時期的英特爾一度只生產技術最復雜、利潤最高的部件,叱咤江湖,IDM無疑是一把利劍,目前也僅有三星和德州儀器這樣的芯片巨頭能hold住全產業鏈的業務流程。

    只是,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

    IDM模式自有其弊端。

    一是,那些采用IDM模式的公司往往需要兼顧整個產業鏈條,既要搞好芯片設計,又要為工藝研發頭疼,還要考慮產品制造等一堆事情,很難專注于研發制程,容易在制程方面“掉鏈子”。

    二是,以英特爾為代表的的IDM們,不得不扛下公司規模龐大、管理和運營成本高昂以及資本回報率低下等先天硬傷,而這些硬傷,又在英特爾這樣的領頭羊身上被放大,最終導致大象難轉身,大船難調頭。

    三是,近幾年的芯片行業分工越來越細,代工模式日漸吃香,英特爾的市場也不斷被臺積電為首的代工廠慢慢蠶食。伴隨著晶圓代工模式的興起,晶圓制造的中心逐漸從歐美等過向亞洲國家轉移,臺灣以及韓國逐漸成為美國芯片制造商的外包方。

    冰凍三尺,并非一日之寒。

    美國這些年缺失的,不只是一個平衡的產業結構,擺在拜登面前的還有數十年的人才流失,以及那片很難重塑的產業和文化土壤。


    03

    拜登,騎虎難下

    “這個行業誕生于美國!

    國家層面的半導體復興,關乎核心產業的命脈,而作為美國半導體芯片巨無霸的英特爾,更是在拜登總統的呼吁下立下了軍令狀。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基辛格(Pat Gelsinger)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表態,美國是半導體的發源地,包括芯片在內的制造業回遷,非常之時,作為北美一號種子的英特爾責無旁貸。

    拜登揮劍以振興半導體,手里緊握的正是英特爾那把利劍。而英特爾的“救國”之壯舉,不僅有拜登政府產業支持的“天時”,更有公司內部調整、且改革派試圖駛入新賽道的“人和”。

    就在整個美國汽車產業持續鬧“芯慌”的關鍵時刻,闊別英特爾十年之久的技術派代表基辛格(Pat Gelsinger)于今年年初高調回歸,接替司睿博履新首席執行官一職。他早在2001年就被任命為英特爾的首位技術官,并于2005年升任公司高級副總裁,2009年離職后加入易安信(EMC),任總裁。

    高喊著“Intel is back”、“The old Intel is now the new Intel”的改革口號,基辛格給沉悶許久的英特爾注入的不僅是一劑強心針,更是一支清醒劑。這是英特爾五十多年歷史上的一個關鍵轉折點,為了幫助公司挽回“錯失的十年”,站在權力頂峰的他即將啟動一場自上而下的“大手術”,為公司尋找新的戰略方向。

    基辛格履新一把手,英特爾隨即在新的領導架構下推出了IDM 2.0新戰略,誓要從一家CPU公司轉型到一家多架構的XPU公司。這不僅英特爾短期內的改革重點,還是新掌門的一個決心,以彌補公司過去幾年戰略層面輸掉的薄弱環節。

    那么,IDM 2.0有哪些重點?一言以蔽之,穩住IDM模式的基本盤,然后重啟晶圓代工業務。

    去年春天,英特爾宣布向汽車芯片相關的公司開放其現有的工廠網絡,以應對福特和通用汽車的生產線因芯片供應短缺而臨時中斷。公司管理層也和芯片供應商商談,努力在2021年實現汽車芯片的大規模量產,最終目標,是帶領美國的芯片行業重回巔峰,并將超過三分之一的半導體制造重新回到美國的土地上。

    美國媒體《Roll Call》曾圍繞拜登政府的芯片新政策劃了專題報道,有意思的是,其副標題引用了一句頗顯尷尬的美國俗語——

    “前往地獄之路!

    俗語的原意是,通向地獄的路往往鋪滿善意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好心未能能辦好事。

    拜登復興半導體的初衷或許是積極的,但沒有清晰且符合國情的戰略落子,500億美元的芯片計劃也會胎死腹中。彭博社近日撰文稱,拜登為了反擊亞洲而提出的“芯片法案”,過去一年卡在國會那里,始終無法通過。不同的派系對法案有不同的訴求,且民主黨目前已將關注重點轉移到其他領域,而共和黨對該計劃的態度也是日趨排斥。

    騎虎難下,睡王總統其實挺難的。

    只是,哪怕這五百億美元的計劃最終被國會批準,美國的芯片產業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東山再起了。

    畢竟,如臺積電和三星這樣的勁敵,在產能擴張和先進制程方面可絲毫未見松懈,內卷時代,沒人愿意為后來者駐足停留,更何況臺積電等對手也是自帶狼性。

    本文由今日芯聞轉載自“C次元”,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。

    0513-59999369
    亚洲毛片无码不卡AV在线播放,奇米四色视频,精品人妻中文字幕乱码,超pen人妻在线视频